按照相关规定

2021-05-04 13:19

8月26日,在广西首个限价房项目工地,虽然正值最为炎热的中午时分,但依然有不少工人正在工地上忙活着,接受采访的十多位工人均表示没有享受过高温补贴。在工地的一间板房里,来自广西宜州市的木工韦师傅称,“高温津贴听都没有听说过,包工头也不知道。”

记者从广西14个地级市了解到,广西高温津贴的发放有喜有忧。一些大型的钢铁厂、火电厂、大型矿产和冶炼企业、国有房地产公司等,几乎都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办法,深得员工好评。但是那些分散的、规模小的、私营的、个体的经济组织,落实办法相对较差。即便是同一单位,尤其是建筑单位,对办法的执行也不一样。比如,同一个房地产公司,所谓正式员工享受了津贴,但是那些“临时工”就只有看的份。再比如,同一个楼盘项目,开发商所在单位的员工享受了高温津贴,但是真正一线、天天受太阳晒的最底层施工方的员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劳动保护部部长陈元滚等建议,加大对劳动者权益保护的宣传,尤其是高温津贴等宣传。如果企业拒绝发放高温津贴,劳动者可主动拨打12351职工热线向工会投诉。同时,监管部门采取抽查制度,一旦发现高温津贴没有发或者被克扣,给予至少2倍以上的罚款。

同时,办法所适用的对象是在高温天气下安排劳动者作业的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这句话实际操作起来很模糊,到底是哪类用人单位?实际上不明确,更何况一些分散的、小型的、游击式工作方式的用人更难掌握,除非是用人单位主动报上来。”朱华说。

6月29日,国家安监总局等四部委联合制定了《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对在高温条件下工作的劳动者给予一定高温津贴。但记者日前在南宁调查发现,高温津贴在一些地方却屡遭“变味”。

记者了解到,这次制定的办法,是对《防暑降温措施暂行办法》(<60>卫防钱字第207号)的修订。事实上,老办法实施以来,高温津贴“纸上谈兵”的局面已经持续多年。劳动者不懂和不敢维权、用人单位重工程轻权益、新办法适用的用人单位界定不明确、个体经济组织分散难以管理、劳资关系不平衡等因素,是高温津贴难以落到实处的主要原因。

鉴于上述难题,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政策法规处处长刘宇等人认为,要改变高温津贴发放难的现状,应在进一步明确相关法律法规的同时,发挥政府部门、工会、劳动者本人、用人单位等多方力量,建立和完善高温津贴的协商、发放、查处等机制;同时,监管职责应进一步明确。

花样三:分配不均显差距。在记者走访的广西几个工地,许多在烈日下挥汗如雨的农民工未得一分钱的高温津贴,而负责工地施工的管理者却能领到不少高温津贴。同时,许多白领虽然在空调房里工作,依旧可以得到高温补贴。从而出现了“空调房里乐享实惠,大太阳下心情‘拔凉’”的怪象。

花样一:以物充抵被替代。根据办法,用人单位要为劳动者发放高温津贴和防暑饮料、药品,而且“不得以发放钱物替代提供防暑降温饮料”“防暑降温饮料不得充抵高温津贴”。但一些用人单位通过向职工提供西瓜、绿豆汤等解暑用品抵充高温津贴。在北海市一家电子厂工作的张某说:“从来没听说过有高温津贴,老板偶尔会给员工买点西瓜、解暑凉茶等。”

花样四:“一发了之”背初衷。根据办法,防暑降温措施内容丰富,除发放津贴外,还有很多其他规定,比如,日最高气温达到特定温度以上,应当换班轮休甚至停止室外露天作业,或者适当增加休息时间等。“但一些企业认为,只要发放了高温津贴,到了劳动时间就要去工作。” 广西南国雄鹰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华说。

花样二:短斤少两被缩水。按照相关规定,广州市劳动者的高温津贴发放时间为每年6-10月份,每人每月150元。但在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一家皮革公司工作的张某称,公司给自己发放的高温补贴每月仅为100元。

记者调研采访发现,除了没有发放高温津贴外,原本对一线劳动者体现人文关怀的高温津贴,在各地落实过程中可谓五花八门。

根据办法,存在高温作业及在高温天气期间安排劳动者作业的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等用人单位,都应向劳动者支付高温津贴。